中山医院院长樊嘉院士:医学生的责任和使命

樊嘉院士

樊嘉,现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上海市肝病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长期从事肝癌临床诊治、肝癌发生发展机制研究及其转化。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项,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项。2016年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和第九届谈家桢生命科学临床医学奖。201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樊嘉院士:从医40年,始终坚守“医生使命”

以下为讲座全文

各位在座的研究生,大家晚上好,我受学校的委托给大家做“大师面对面”讲座。首先我给大家做一个解释,我不是大师,我只是一名医生。前面给大家做讲座的几位院士或教授,他们是大师,他们很多的想法都和国家的战略、国家的发展密切相关。

我本人作为一名医生,相对来讲工作比较局限,领域比较局限,研究也比较局限。但是做的事情可能比较伟大,治病救人。在座各位都是医学生,我们要把我们的职业看得非常神圣,因为我们所从事的职业的确非常伟大。

我给大家讲的题目比较局限,那就是我们怎样当好一名医生,怎样成为被社会,被病人喜爱的医生。在座各位不管从事临床还是从事基础研究,都和医学密切相关。当你有医学情怀,你做研究的时候,就能够抓住临床医学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而去从事研究。作为临床医生,更加重要的是你应该更多地创新,更多地解决临床问题。

现在在临床上,有很多难题,到现在都没有办法解决,很多误诊、误治造成的医源性事故、医源性伤害、甚至医源性死亡的比例还是比较高的。不止我们国家,美国每年医源性死亡人数,经统计大概二十万。在美国因为医生的治疗和判断失误造成病人死亡的每年有二十万人。当然这个数据在中国没有详细统计。如果统计整个中国医疗行业,我相信这个数据绝对比美国高。

所以我们作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我们作为高层次的学生,研究生、博士生,更应该有责任和使命,致力于降低病人的误诊、误治率,给病人提供准确的诊断和更好的治疗,这样才可以给病人的家庭带来幸福,给社会带来健康保障

改革开放40年是我们的大主题,我从开始入学到现在整整40年,我的从医生涯,从学习开始到现在也整整40年了。这40年,我一直在医学的岗位上,没有变化过。我们历届很多学生都会探讨这个问题:我们怎么样成为一名良医,成为一名良好、称职的医生。

这个问题不止是我现在在思考,很多人都在思考,包括我们的前辈,包括我们的祖先。不管在我们国家还是在其他国家,凡是从医的人,都会有各种思考,关于怎么样成为比较好的医生,40年来我们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探索,一直在实践,而且一直在纠正。

我们有的时候做过一些事情,比如对病人态度不好,或者由于自己考虑不周,由于自己的知识面比较局限,或者由于知识功底以及掌握的技术不足,对病人造成误诊;有时候因为临床经验不足,过度自信,对病人的治疗造成失误,甚至伤害到病人的生命,那这就是不称职的医生,不是一名好医生。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实践,一直在改变,一直在改善,我自己首先要严格要求自己,以及我的学生们。我后来担任了科室主任、副院长、院长,在这期间,我对我们的科室和医院里所有的医生,不管年资高的还是年资低的,有着同等的严格要求。我不能说对年资比较高的医生要求低一点,而对于年纪轻的要求非常高,其实年纪轻的,年纪大的,资历高的,亦或是刚刚开始进入医生生涯的,都应该面对同样的要求,都来不得半点疏忽,因为每个病人都是一条生命

医学是一个非常崇高的职业,每个人从学医开始都会进行医学生宣誓,但是医生的成才之路是漫长的,艰苦的,充满挑战的。

所以你们作为医学生,从读大学开始,你们花的时间和其他学科的学生相比,如文科,艺术学科,甚至是工科,可能花的时间都要多一倍以上。你们需要把这些课程背下来,没有背下来,你没有办法理解,没有办法考试。而且医学生实践非常重要,甚至比理论知识更为重要。

大家知道著名的裘法祖院士于2008年去世,享年94岁。如果看过他的传记,我们可以了解到,他原来在德国当医生,后来回到中国。他说做好医生很难,永远做好医生更难。我们需要做一名好医生,需要看好每一名病人,对病人很有热情,很有耐心。但如果我们对每一个病人都能够做到这样,或者我们一辈子都能够做到这样,这就是一件很难的事。

至今我已经做了35年的医生,但是我无法确定将来我是否还能够被病人称为一名好医生。我现在工作比较忙,每一周看半天门诊,做一天手术,但是查房的时间比以前少很多。诊治的病人越来越多,给每一个病人的时间就越来越少。

所以想要被病人称为好医生也很难,可能因为你看诊比较匆忙,时间比较短,给病人解释的时候耐心不够,给病人解释比较少,病人就会对你不满意。有时候可能病人不敢说你对他有一些方面的解释不到位,但是可能在他心目当中,你不是一个很称职的好医生。所以我尽量努力做到给病人多一点时间,多一点解释,而这是我们都需要去做的。

这是希波克拉底誓言,大家可能都看过,也可能都背过。我愿在我的判断力所及的范围内,尽我的能力,遵守为病人谋利益的道德准则,并杜绝一切堕落和害人的行为。

所以我们作为医生,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也无论诊治的病人是男是女,以及他们所从事的职业,我们对他们应当一视同仁,为他们谋幸福是我们唯一的目的。我们也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举止,在治病过程当中,我们的所见所闻,不能与行医义务有直接关系,凡我们认为要保密的事项,坚决不予泄露。

现在有些医生看病的时候,会将自己看到的名人的照片和病例放到网上和微信群里。复旦大学附属医院里也有这样的情况,曾经受到了当事人的谴责,受到行业严重警告和批评。本着医学道德,你们需要全身心为病人服务,为病人保密,当只有你了解这个人,你不能够透露给第二个人,包括你的好朋友和家人。

所以我们怎么样成为良医?需要敬业奉献的精神,当然也需要越来越好的专业知识的技能,也需要不断创新的意识,良好的医德医风,和谐的医患关系,团队和谐的精神以及健康的身心状态。如果我们想要成为一个好的医学生,我们要有大医的情怀,要有大志,大的志向,才可以成大器。

我先讲一讲敬业奉献的精神。40年来的行医经历让我越来越深地体会到,当你把医学作为一个事业来做,我相信你能把它做好,当你把它作为专业来做,也一定会做好。但是如果你把它作为一个职业,当然你也能做好,但是大家不认为你是完美的,或者不认为你做得很好。

所以“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这是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其实你看病的过程当中,病人给了你很多的知识,给了你你所需要的技术,你所需要的经验,在你的成长之路上,病人给了你很多,在你没有求的时候,病人已经给了你这些。而你需要做的是尽责任,是对病人及其家庭、社会的承诺和使命感。

现在临床上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医护人员责任心不够。比如值夜班,你在值班的时候小憩,可能这时有几个病人比较危险,家人的家属或者护士有问题去叫你,你本该立刻去处理,但是如果你不愿意起来,或者起来很晚,有的时候十分钟的延迟,病人已经出现了状况,再去抢救,病人已无力回天。

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医生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我们的工作关乎着生命,不能有任何的差错。我们和修机器不一样,在上大学之前,我做过工人,修纺织机器,机器修不好,没事,再来,有的时候可能修的过程中,运行两下又坏掉了也没有问题,但是你给病人手术开刀是没有第二次机会的。

所以当我们行医出了一次差错事故,也许那只有千分之一的概率,但对于病人和家属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我们有深切的体会。所以我们作为医生资历越高,行医越小心,越胆战心惊,生怕有什么差错,生怕有什么遗漏。

所以医学生的成长过程,是对你这个职业不断认识的过程。现在有住院医师的规培,我们的硕士和博士都要经过住院医师的规培,规培会要求你24小时在医院,随叫随到,任何时候,你都没有任何理由休息,哪怕是半夜和周末。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因为劳累放松警惕,或者在专业上不思进取。

相比国内的情况,在美国当医生是非常艰苦的,不管你年资有多高,都需要严格要求自己。有一些医生读了四年本科以后再学医,有一些人可能工作了多年再去学医,还有一些其他国家去学医的或者去进修当专科医生的,学成以后,留在美国当医生。

我曾经和他们那儿的住院医师聊天,他们一周只有半天的时间休息,可以去买东西,洗洗衣服,而且他们现在还是在用传呼机,如果这半天中有事,你必须马上赶到。而且他们早晨基本是四点钟起床,抽血以及三大常规,全部都是他们自己做,做好以后,七点钟多一点,上级医生查房,要汇报,晚上值班基本到十一、十二点睡觉,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有时候半夜有事,也得立刻起床,那里的住院医师非常辛苦,专科医生培训的时候也是这样。

我在他们那里的时候,他们有一位南美洲的医生作为专科医生,他原来很胖,两年下来瘦到皮包骨,因为他睡眠很少,而且虽然他很年轻,只有三十多岁,但是一直没有按时吃饭。很多人做手术的时候打瞌睡,睡着了,还被上级医生用手敲,用血管钳打手。当了医生就意味着奉献,你穿上了白大褂,你就选择了没有朝九晚五,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的职业生涯,做好舍弃的准备,才可以做好医生。

另外我们医学生做住院医师规培的阶段,就是名副其实的住院医师,对分管病人的细节变化要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分析和判断。虽然有上级医生,但是你必须要得出自己的分析判断。如果你没有办法判断或者判断错误,你需要及时观察,并及时向上级医生汇报。对于所有症状、体征以及影像学资料,你都要做到细微处见分晓。

我以前基本每年做六百台左右的手术,其中一百台左右是肝脏移植,手术都是晚上进行,有时候半夜两点钟做,有时候十一点做,做到第二天凌晨,并且第二天你还要上班,那个时候我们睡眠非常少。我们做手术,特别是做移植手术,一般都没有白天黑夜,只要病人需要,我们的供血来了,就必须马上手术,这是我们的工作,就需要把医院当成家。

当然我不能够要求每一位医生,每一位同志都能够做到这样,但是我们还是要尽力要求自己。我们还有一些研究生,经常夜里面讨论病情。有时候我们第二天早晨去查房,看到科里面很多医生早晨眼睛都是肿肿的,说明夜里没有睡觉。现在我们每年大概要做两百多台移植手术,经常晚上通宵,白天还在上班,该看门诊还要看门诊,该做手术还要做手术,该查房还是要查房,有时候还要参加一些学术活动,这是非常辛苦的。

我们在看病的过程中,永远要把病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我们做的手术对象主要是肝癌病人,肝癌病人80%都有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在手术当中,经常会有血液喷到眼睛里,如果有这种情况,你不能想到首先冲洗眼睛,你要把病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如果你耽搁两分钟,病人可能出血过多。当病人把自己托付给你,你就要对病人负责任,这也是病人对你的信任。

第二,我们要有强烈的求知欲,和过硬的专业技能。我们前面讲了,我们要有奉献精神,但是只有奉献精神是不行的,你还要有强硬的本领。

医学生的周期大家都知道,一年行医,百病能医,你做了一年的医生,你可以看很多病人,特别是我们这样的大医院;但是十年行医,寸步难行,因为十年你看到很多难治的疾病,很多疾病被你误诊,或者被别人误诊,到那个时候,你看诊的时候会更加小心谨慎。

医学学习周期大概是三到五年,规培现在大概是两到三年。所以在临床上的应用,对疾病的认识,包括你所有的知识,都是在变化的,你不能用三五年之前的理论解释现在的疾病。当然基本的知识没有什么变化,比如说解剖,解剖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组织胚胎学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生理和生化往往就会有所变化,还有一些病理学上的知识点,也可能会发生变化。所以在这些方面,我们应该不断加强理论学习,也要不断的加强实践,提高技能,思路宽一点,你才会好一点。

我们怎么能够时刻掌握医学发展的前沿呢?各位研究生都在看文献,我们成为医生以后,当然也需要看文献,但是可能更重要的在于你怎么应用对临床有用。所以我们要充分利用医院和学校提供的专业数据库资源,善于学习和阅读,遇到问题去读书,碰到问题去查找。我们的脑子不一定完全清楚,所以你要在诊断之前做一些熟悉和预判。我们只有掌握扎实的技能,才能善于总结提高,不断增加本领。

我们现在实施了两千多例肝脏移植手术,有多项创新的技术。我们是第一个应用“废弃肝脏”,即成人-儿童部分肝移植的医学团队。有一些好的肝脏移植剩余物,可以“废物利用”,用于小孩儿的肝移植。

这是亚洲首例成人肝心联合移植,国内第一个“一肝两用”,我们把一个肝脏分成两半,分别移植给需要的病人。我们肝移植手术的三年,五年生存率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这是我做的第一例肝脏移植,到现在马上快要18年了,是2001年4月份做的。当时患者是49岁,肝癌七公分,很多治疗已经没效了,只有做肝脏移植,我们当时刚刚开始尝试肝脏移植,我说成功的可能性只有50%,你要想好,他说他愿意为医学做出奉献,他愿意拿生命奉献。

在做第一例移植之前,我们中山医院在我前面做了两例,一个活了四十几天,一个活了十几天,都是没有成功。我做的这个移植是中山医院的第三个移植,是我自己的第一个移植手术。那是18年前,我们团队非常年轻,我带领大家做这个移植,成功的把握只有50%,但是病人信任我,这个病人今年差不多67岁,他现在还挺好的,他每次过生日,都要叫我们一起去。

这是第二例肝脏移植,当时做手术的时候患者是22岁,她的妹妹因为疾病死亡,她走投无路,只能做肝脏移植。我们的手术也是2001年做的,现在也是快18年了,患者现在约40岁,当初手术后十年,她结婚怀孕,生了孩子。

首先病人对你信任,你才可以把比较高端,比较难的手术完成,所以我们要感谢病人,病人与我们风雨同舟,看到他们生活得比较好,比如他的生日和她的结婚生子,我们非常高兴。每次病人痊愈来回访的时候,我们都感到非常愉悦,我们有一种很高的成就感,这种成就感比一位建筑师完成了非常优秀的建设设施还要高兴。

所以在座的各位,你们将来成为一名医生,主刀的时候,主诊看病的时候,你把疑难的疾病看好了,你的幸福感和成就感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有个病人我们当时给他做了检查发现了肝硬化,肿瘤有3枚,年龄比较大,我们要给他做活体肝脏移植。活体肝脏移植在2002年的时候,全国没有做过几例,特别是成人到成人的手术。其他的地方做的大概六七例,都是请了国内外的医生,如香港、台湾、日本、德国等团队来完成,不是自己主刀完成。我们这个是我们团队自己主刀完成。

当时我们第二天要做手术了,前一天我们的副院长,也是现在肝脏外科的主任非常担心,我们原来没有做过活体移植,他怕失败,问我们需不需要请韩国非常有名的首尔国立大学医院的团队过来,我说第二天就要进行手术了,还请什么?所以在类似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有比较扎实的技术和基本功才行。

不说百分之百,但是你给病人做手术,一定要有99%的把握,才可以给病人尝试新的技术,病人不是让你做实验的,病人让你做手术,他是信任你,你要把他作为一个生命来珍惜。

当时这个手术涉及到两个生命,一位是父亲,当时55岁,儿子当时32岁,儿子是肝硬化,父亲也是肝癌,我们给他们做了活体肝脏移植。现在整整十六年了,父亲现在还健在,非常好,已经七十多岁了,儿子也已经48岁了,现在开了一个饭店。

这是上海市第一例成人到儿童的肝脏移植。很多上海的“第一例”,包括很多全国的“第一例”,都是我们做的。这个父亲把肝脏移植给儿子。当时移植后的第五天,小孩儿脸上还全是黄疸,就可以拿着手机给母亲打电话,当时他在监护室里,他父亲跟他住在一块。这是移植后的第十一个月,父亲抱着小孩儿。这是移植后的第十五年,儿子跟父亲已经差不多高了,也差不多十五六岁了。

我们看到这样一些病人,通过我们的治疗,能够得到拯救,还能够健康地成长,我们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大家看这个孩子,如果不做移植,这个小孩儿肯定已经死了,当时没有其他办法救了,他是先天性的肝脏闭锁症,脸色很黄,肝脏肿大。这个女孩儿是药物性黄疸,我们给她做了活体肝脏移植,她父亲给她移植肝脏,这个女孩儿后来比她父亲还高,这个女孩是昆山的,现在已经上大学了。

这是我们做的废弃肝脏移植手术,废弃肝脏通过手术,把肿瘤去除再进行移植,这是第一例,手术以后病人状况非常好,而且愿意把废弃肝脏的一部分捐献给同为病患,与他非亲非故的一个孩子。

第三,我们讲讲创新意识。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大会和两院院士大会上的讲话,鼓励我们要不断创新。

我们国家现在有创新,但是我们的原始创新水平和美国、日本相比差距还是很远。所以在座的各位研究生,在你们身上承担的使命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医学上来讲,我们要进行医学研究的科研创新,这些创新,是我们要解决的一些特定的问题,在临床上我们碰到的很多很多的医学难题。

比如说肝脏肿瘤,大部分病人来的时候都是中晚期,不能手术,有的还可能有腹水,有的还可能已经转移到其他的地方。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时候家属用乞求的眼光看着你,希望你能拿出一个最好的方法给他。而我们医生在这种情况面前,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我们感到非常无奈,我们内心里感觉到,如果有很好的方法可以给这样的病人解决问题,对于病人来讲,一定是最大的幸福,对于我们医生来讲,也是最大的安慰。

所以在这一方面,我们要不断地创新,把临床和基础的研究结合在一块。我们一批又一批的研究生在做一些研究,结合临床的问题,以期望研究出来的成果,能够解决病人的问题,这就是理论创新和方法创新。

创新是一个过程,从开始设想到实验,再从做实验到用一些结果去验证,这是你们作为研究生必备的思路。从创新来讲,我们往往不能单打独斗,我们可能和师兄,师姐一起,经常向他们请教,以及向老师请教,这些请教是必须的。你们作为研究生,没有接触过临床,虽然从书本上获得很多知识,但是你不知道哪些可以使用,哪些切合实际,所以在这些路径、选择、思考中,你们必须要有一个请教的态度。

所以很多学生作为研究生,我们需要考验你的综合能力,所谓的综合能力,就是你怎么和病人沟通的能力,以及你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多学生在三年当中,五年当中,可以做出很好的成就,可以发表很好的论文,这也是因为和大家一起合作,和病人沟通,才能够做到事半功倍。

作为研究生,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创新独特的思维。创新要有很好的基础,你们要读很多文献,你们要了解我们以前的研究和以前的实验,失败在哪里,成功在哪里,还要结合我们的临床实际问题进行解决,这是你们需要做的。

 

我举一个例子,肝癌的诊断。我们面临着很多问题,例如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的问题。我们现在大部分的病人是晚期,但是你怎么能够做到早期诊断?如果我们能够早期筛查,把很多病人在早期的时候发现并治愈,效果就会非常好。还有病人到了晚期,往往3到6个月就死亡了,但是你用什么方法可以尽可能延长他的生命,提高他的生存时间和生存质量。另外就是肝脏移植手术以后,最大的问题就是复发转移的问题,复发后转移影响着病人的生存时间,影响他总体的生存率。

这些问题亟待解决。比如说我们诊断过的病人中,有五千多位能够活过五年,一千六百多位,手术以后活过了十年。其中小肝癌占的比例是65%。我们怎么样能够尽早发现病人的癌症病灶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小肝癌的五年生存率达到71%,大肝癌只有39%,差不多一半不到,但是我们如果可以早期发现,就可以更好地挽救他们的生命。

近十年来,小肝癌手术后五年生存率可以达到78%,这和以往相比明显提高,但是它是综合因素所影响的。比如小肝癌变小了,原来小肝癌平均四公分,现在小肝癌最大只有三点几公分,平均两公分,我们手术以后,他的生存率越来越高。还有手术后的综合治疗,复发转移的治疗效率明显提高。再比如说液体活检,液体活检可以尽早地发现早期肝癌。

这是我们研究生做的研究,建立miRNA肝癌分子的诊断机制,诊断的七个Panel,可以早期诊断肝癌,我们把它转化为临床有用的产品,进行临床验证,再去做登记,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的批准以后可以注册。这样我们对于肝癌的诊断,又多了一个武器,对于早期诊断,对有肝癌背景的这一部分病人进行诊断,能够较早地发现病人。

第二个问题我就要讲讲肝癌伴门静脉癌栓,发生率高,30%到60%,恶性度高,切除率低。对此我们做了一些研究,研究它的癌拴形成机制,如何阻断癌拴的形成,以及癌拴形成以后的特点,我们都在进行研究。

在临床上,我们研究把癌栓去除后怎样进一步治疗,以往癌栓取掉以后,一个月又复发,但是我们通过医治复发,我们埋泵,埋导管,然后持续灌注,持续化疗,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存率,使他的五年生存率从0提高到了26%,一年生存率也可以达到70%多,这种方法得到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另外是肝癌肝移植的问题,肝移植以后,我们要用免疫试剂进行检测,肝癌病人很容易复发,免疫力降低。我们需要去了解复发相关的分子,以及复发的机制,对此我们进行了很多研究。

通过大量的研究和大量病人的验证,我们提出了相关标准,后来被命名为上海复旦标准,这就是适合我们国家国情的肝癌肝移植标准。这个肝癌肝移植标准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在我们国家第一次提出,2006年在中华医学杂志上发表。

我们进行了多中心的验证,然后我们又进行研究寻找肝癌肝移植复发的指标,比如说XIAP,CTC,都是肝癌阳性复发指标,然后我们找到了一些治疗方案,比如说索拉菲尼方案,我们用雷帕霉素做了大量的动物实验,它有免疫和抗肿瘤的作用。最后用到了临床,我们使用索拉菲尼做了389个肿瘤的靶向治疗。

我们通过研究,确定了新的方案。这些方案来自于对临床出现的问题的研究,以及对临床的探索,通过这些研究我们找到了正确的方案,这样能够降低病人的复发率,能够提高病人的生存时间和生存质量。

我们通过一些方案,进行前后比较,五年生存率取得了明显的提高。比如说,在于应用方案之前,五年生存率63.2%,应用以后,五年生存率可以达到79.8%,这一整套的方案让我们获得了2012年的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进行了很多研究,我们的文章第一个发表在HEPATOLOGY杂志。从2013年发表以后,我们的文章五年被引用了240次,是TOP1%的引用论文,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个循环肿瘤细胞在肝癌中的一些研究和应用,目前我们已经常规应用到临床,治疗循环肿瘤。

另外我们自主研发了仪器,叫做循环肿瘤细胞的监测仪器,这个仪器是我的研究生团队大家一块做的,这个仪器已经开发出来了,我们准备注册,它通过阴性富集和阳性富集捕捉细胞,来进行循环肿瘤细胞监测。之前国外的仪器已经下架了,在临床上不用了,我们的仪器出来以后,我相信可以在全世界应用和推广。

另外大家看看,肿瘤研究领域的人可能知道,现在比较热门的就是肿瘤免疫治疗,今年两个诺贝尔奖,都是关于免疫治疗的发现,PD-1和PDL-1,这个靶点被发现,以这个为基础,人员创建了抗体,主要是针对细胞表面的PD-1或者PDL-1。

这种药物刚刚面世,但是它在临床上有非常好的效果,对多种肿瘤都可以起到一个免疫的作用。我们2007年,已经开始研究Treg(调节性T细胞)和PD-1或者PDL-1之间的关系,我们在2009年发表了相关论文,并得到了一些应用,被引用了820多次,也是高引用论文。当我们抓住热点和难点,尽早做研究,可以发现一些问题。

这是我们研究获得的多个奖项,包括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省部级的一些奖,教育部的自然科学奖等等,还有很多大的项目,包括我们发表的很多SCI论文,这里的影响因子也很高,平均影响因子已经超过了6,单篇引用都比较高。曾经有人统计过关于肝癌全球发表的论文,我们这边好几年一直排在前一到三位。全世界发表的论文,在肝癌领域排在一到三位的,一个是我们,一个是我们汤钊猷院士,王院士应该也排在前面。

接下来我想讲一讲医德医风和和谐的医患关系的问题。著名的教育家Osler说过,行医是一种以科学为基础的艺术。你要把看病当做一个享受,当做一个艺术。我们现在慢慢体会到,我做手术的时候,我感觉我最轻松。当我碰到一些难题,一些比较困难的手术,才可以提起我更大的兴趣。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做手术,喜欢挑战?因为当你能够解决一个一个困难和一个一个难题,这会给你带来非常大的成就感。

我们在行医的过程当中,要有一个良好的医德医风,首先你要把这个病人看成是一个人,不单纯是看病,主要是治人。

医德和医术相比,首先要医德,医德一定排在第一位。但是医术也很重要,没有良好的医术,医德也体现不出来。所以如果你既有良好的医德,又有精湛的医术,你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好医生。

好医生发不了财,我到今天也没有发财,各位当医生,不是为了发财,但是我相信你生活一定是体面的,你当医生,到一定的时间,在上海一定是可以买房子。如果医生生活不体面,我们当不好医生,所以不管社会怎么样看待我们,我们要成为自己心里的好医生

现在越来越重视医生的培养,比前几年好多了,社会的风气以及社会对医生的看法都在慢慢发生着改变。所以对于医生来讲,你首先要做好自己,社会上对我们医务人员和医疗行业的看法不太好的原因是,确实有一部分医生,没有很好的医德,自己本身的医术水平不高,而且医德特别差,更重要的是对病人不负责任,没有把病人当人来看待,所以很多方面出了很多问题。所以在这一方面,我们不断的提升自己的道德修养很重要。

其实在中山医院,我对我们的员工要求比较高,首先自己要比较整洁,要体现出你是一个知识分子,你起码要整洁一点。你站到病人面前,起码要有一点素养,你的言行举止都要有修养。衣着、仪态、仪表,你都要讲究,我所谓的讲究,不是你穿高级的衣服,戴高级的领带,穿高级的皮鞋,而是你当医生的时候,起码领子不能一个高一个低,你不能穿时髦的破洞牛仔裤,或者旅游鞋,这在中山医院都肯定是不被允许的。

我们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些事例,一些医生夏天不注意,穿短裤和旅游鞋给女病人体检,病人会马上投诉,因为你对病人不尊重。所以我们有很多要求。当然你现在是学生,做研究,做实验,不要紧,你可以轻松一点,但是作为医生,不管在日本、韩国、美国、德国或是英国,医生查房的时候,不管穿什么衣服,都是非常整洁的。我们中山医院每周换两次工作服,都是熨好的。所以在这方面,以及在你的言行举止,行为素养方面,我们一定要表现出高品位,使病人信任你。

我们的研究生,我相信很多时候,你们掌握了一些技术,或者参加了手术,你们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我们那个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在同一个宿舍的时候,你开了什么刀,看了什么病人,你回去肯定要交流。当然这个交流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于书本的理论,来源于前辈多年的经验积累,多年的研究,才形成良好的理论。

同时这些理论更多来自于病人。你做手术和诊病的时候,你所有的经验和本领也都是来源于病人。在临床上,我们出现了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也是灵感也是来自于病人。所以在这一方面,大家一定要尊重病人,感谢病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不能对病人颐指气使,不能对病人产生不耐烦的态度。病人看病的时候,如果问的问题你觉得很啰嗦,我们也不能对病人的态度非常冷漠,你要耐心地引导。我们要关心病人,如果病人家庭比较困难,我们做了手术,我们可以集资,给病人资助。

我当时评了全国劳模,有一万块钱的奖金,我给了这个16岁的小孩儿。这不是做秀,而是我非常愿意帮助这些病人,你帮助了他以后,你会感觉非常安心。所以我们看病的时候,既快又慢,诊断的时候,你要快而果断,解除病人疑虑的时候,你要不厌其烦。

我现在当了院长,我要求医生看病的时候不要限号,有些病人外地过来,提前一个星期来了,他如果这次看不到你,又要等一个星期,所以我们这儿的医生要多理解病人,你多花一点时间,病人可能在这儿少等待一个星期,甚至少等待两个星期,而且对病痛也能够得到一个及时的救治,病人既可以在心理上得到安慰,也可以减轻肉体的痛苦。我希望在座各位年轻的研究生,将来成为医学骨干和栋梁的时候,也能时时刻刻要记住这一点。

我们要察言观色,做好良医基本功,什么样的病人需要我们的安慰,什么样的病人需要郑重提醒,什么样的病人治心重于救人。老病人一来,他不说话,我就知道他大概是什么样的病痛。

有的时候病人告诉你,我已经不紧张了,其实他最紧张,心里最不踏实,最害怕,所以你要能够了解病人的心,这个非常重要。我们看病的时候,有时候会遇到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病人,我们怎么对待病人,都需要我们平时察言观色,平时的体会,积累成一些经验,给病人治病。

我们还要有同情心,同情心往往来自于心底的理解,这是我的老师余业勤教授,他是非常著名的专家,他因为胆囊炎去世,去世之前插胃管,他说看了无数的病人,他才真切体会到病人插了胃管的感觉。只有我们自己成为病人,才可以体会到,你给病人做的检查和治疗给病人带来的痛苦。

所以我们说“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在这方面,病人的痛苦你要了解,理解,并多多安慰。你的安慰,可以给病人带来很大的宽慰,原来十分的痛苦,可以因为你的安慰而减轻七八分,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当我们思考我们如何塑造和谐的医患关系的时候,你就想,如果你家人去看病,你会怎么对待?做到这一点就可以,你就能够理解应该怎样对待病人。

医生和病人之间,可以是伙伴、朋友或是亲人的关系,你对家里人是什么关系,你对病人也应该一视同仁。以后你会碰到各种各样的病人,有很富的病人,有很穷的病人,有很多是领导,也有很多是底层劳动人民,我们都应该做到一视同仁。

我相信中山医院的医生,不能说百分之百,但是绝大多数都能做到这一点,这样去理解、信任、相互尊重,和病人一起抗病。我通过平时和我们一些医生接触、沟通,相信我们中山医院大部分的医生,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最后,我想讲讲团队协作。团队协作,就是指是我们的同事,我们看病,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你是一个团队,有护士,有助手医生,还有手术下来到病房的护士,还有检验检测的技术人员,你们是一个团队。你不要以为自己本领很高,本事很大,就瞧不起与你合作的人,我们一定要有这方面的团队协作的精神。很多医生,认为自己当了很多年医生,在中山医院处理过很多病人,你来看门诊的时候,病人里三层,外三层找你看,就很了不起,你要知道,你成为今天这样一个医生,是因为有医院给你作为影响和品牌,当你离开了中山医院,到了一个偏远的医院,或者我们的下级医院,你就会失去你骄傲的资本。

比如我是樊嘉,我在这儿,有很多病人找我看病,当我到了比较偏远的地方,肯定没有这么多病人找我看病。尽管你的名气很大,尽管你的本事很大,但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平台,大家综合的配合协作,你才能够做到那些成就。

所以我们不管是做研究,亦或是做临床,我们都是一个团队,共同完成很多工作。不管我们在什么时候,我们一方面要尊重上级老师,另一方面一定要把同事团结好,也要提携比你年资低的医生。你们现在是年资低的,十年以后,会有新进的医生,你要提携他们,和他们协作配合好。

我们团队培养的人才有杰青,有优青,有长江学者,我们共同协作,发表了很多论文,而这就是我们的影响力,我们医院强调的文化理念,也正是我们努力在做的一些工作。

医生在看诊的过程当中,对身体负荷有很高的要求,所以我们需要有健康的体魄。除了健康的体魄,还要有健康的身材,这都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很多医生,在心理方面处于亚健康状态,经受不住压力。你们千万要知道,在你们一生过程中,你的学习仅仅是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相对你的一生来讲应该是最愉快的、最轻松的,而每个人都是这么走出来的,我们都是从本科,硕士到博士这么过来的。我感觉人生中最轻松,也最单纯的,就是学习,就是做研究,因为没有别人干扰你。

我们要做到做到心智成熟和心智健康,就需要有一个健康的人格。我们要善于沟通,善于交流,学会舒缓压力,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实验有的时候不一定顺利,即使做不成功,也可以选择延缓一年、两年,甚至三年,所以没有必要紧张。

我们还要有健康的体魄,适当地进行锻炼,年轻人千万不能对自己要求不严格,生活作息一定要有规律。

最后,我还是讲一讲怎么样成为一名良医,医德为本,修身为上。病人为本,修术为本,我们以病人为本,以勤为本,以修业为上

作为学生,我们要一辈子坚持学习,不能放松,我们很多学生非常优秀,但是工作后放松了自己,放松了两年以后,再阅读一些文献、做科研、写标书,一定会落后。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的学生当中也有这种情况,我一直跟他们讲,你们不能放松,一定要坚持,还是要和读研究生时一样。

同时我们要处理好家庭和事业之间的关系,现在我们很多学生都到了谈恋爱,组成家庭的时候。那我就和大家讲讲恋爱的问题。我不排斥大家更好地谈恋爱。谈恋爱谈得好,能够促进你向上;但是有一些恋爱谈得不好,肯定会拖你的后腿。

我举一个例子,有一对八年制的夫妻,他们一个是年级第一名,一个是年级第二名,一直是第一和第二名。谈恋爱没有影响到他们,而且使他们能够发展得更好,发展得更快。

后来他们两个毕业以后到了美国学习,拿到了博士学位。他们两位都发表了比较好的文章。到了美国,为了能够更好地做医学统计,两人都再去医学统计专业学习了一年,拿到了医学统计的研究生学位,回来以后再参加培训。在规培中,两人打分也一直是第一、第二,当时我们想破格让他们两人留在中山医院,但是因为我们有规定,他们不能留下来,因为他们在规培之前,已经拿了结婚证书,最终他们中的丈夫到了九院。

在九院的半年时间里,他参加了所有的青年人才计划。前一段时间,他从肝癌转到了整形领域,跨度非常大。他做课题设计,写论文,仅仅半年时间,他去参加考核的时候,虽然竞争非常激烈,但他照样是第一名。我们只要专心致志于事业,两个人在谈恋爱的时候,就能够相互帮衬,相互竞争,就像他们一样。

大家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观念,要相信一定可以把未来的事业做好。我们永不言弃,尽所能给病人以希望,厚积薄发,探索创新,永不止步,无畏付出,敢于直面挫折和失败,尊重病人,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这些都非常重要,也正是我想和大家共勉的东西。

我在这里主要讲了作为一名医学生的责任和使命,我讲的这些东西,大家不要害怕,觉得当医生要苦一辈子,其实并不是这样,你们作为医生,也有非常轻松的时候。你可以坚持你的业余爱好,例如唱歌、写字、摄影等,我相信这些爱好会促使你成为一名更好的医生,也能够促使你触类旁通,在当医生的过程中做得更好。祝愿我们的研究生都能够有所成就,创造出更好的成绩,为社会和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来源:复旦研究生)

上一篇:闪耀在特殊岗位的生命之光——记建水监狱医院院长唐顺保
下一篇:让理想之光绚烂绽放 记晋中开发区脑瘫康复医院院长王玲玲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