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观|王胜先生诞辰八十周年遗作展暨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2021年3月12日,春雨绵绵,是画家王胜先生誕辰80周年,由个山美术馆主办的“如是观——王胜先生诞辰八十周年遗作展”暨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宋庄隆重展出,今年也是他离世的三周年,我们大家以展览的方式来缅怀这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与他的作品对话,继续追摹他的艺术思想与精神;本次画展得到其家屬、学生及友人的支持,并得到著名艺术家石虎先生与夫人阿萍老师的大力支持,为本次画展题词,在此由衷的表示感谢!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共展出王胜先生遗作共49幅,荟萃了人物、山水、花鸟、静物等题材,从早年到晚期,从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作品中蕴藏着巨大的艺术能量,让人越发受到王胜先生创作力的感召,让冒雨到场的嘉宾惊叹不已。

石虎先生为画展题词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王胜先生1941生于大连,号旦坤,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客居宋庄多年。王胜先生在世之时,每日诵读金刚经,把画画当作一生所求,常年以半隐居的生活状态沉浸于画事;他为人真诚、直率,仗义执言、对虚假艺术直面抨击,绝不迎合;在致力于继承民族传统文化的同时,也对西方的现代艺术作了吸收,进行着水墨国画当代化的探索,创作出具有东方元素的抽象水墨,是对传统文人水墨画的大胆突破。

王胜先生(1941—2018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本次画展让观众管窥王胜先生作品风格从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逐步变革的动因。他的抽象作品亦是水墨在当代艺术探索中向前推进的例证,为水墨艺术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增强了表现力,丰富了当代绘画的范畴,建立了新的绘画艺术语言。  

主办单位:

个山美术馆

承办单位:

北京鼎盛千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展标题字:石 

学术主持:丛无为

展览策划:刘海博

媒体统筹:宋金燕

海报设计:刘红刚

画展筹备组成员(部分)

画展筹备组成员:

王志军、王晓雨、刘龙、周曼竹、陈荣、董明洋、张聪友、王勇、王晚晴、李霞、邹云

研讨会现场

研讨会现场:

刘海博(个山美术馆馆长、策展人):

很感谢大家能冒雨来参加我恩师王胜先生诞辰80周年的画展,非常感动,首先感谢石虎先生为本次画展题写展标,感谢丛无为老师做为本次画展的学术主持。也非常感谢本次画展的所有筹备组成员为本次画展的付出,下面有请大家对王胜先生的艺术人生给予评价,首先有请丛无为先生发言。

丛无为(易学家、雕塑家、书画家):

我想王胜先生现在也在现场,我们大家陪他过一个80岁的生日。其实我是通过海博了解到王胜先生的作品,虽然我跟他没见过面,但是他的画给了我很大的印象,他是一位革新派的画家,他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向前推进,我觉得他的绘画跟这个展览主题“如是观”太符合了,如来如去,如生如死,如是如非,可观可品;“如是观”这个很美妙的名字恒量出王胜先生的艺术价值。

他的画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他纵横交错的水墨线,把色彩填进去,有点像西方的构成主义,组成一个新的具有东方事物的结构,我们的画家不是实验主义,是创造主义,王老师是在创造一个世界,创造了一种美,为这个现实的社会提供了一种非凡的想象。

习主席说:我们要建立民族文化自信;王胜先生他就创造了一种新的艺术视觉,采用了一种即肯定又否定的哲理模式,你看他画的人物是那么的精妙,就像一地宝石一般,镶嵌在这种似是而非的线条里,他创造了一个艺术世界,这是我对他的艺术评论,你看他晚年那幅山水作品,应该是他创作的一幅最高成就的作品。你看他画的也不是山,也不是水,也不是树,也不是石头,但你看他里面什么都有,这是王胜先生在水墨构成中的大成,在这方面,他跟林风眠、吴冠中、石虎等画家有同样的方向。王胜先生虽然没有他们那么大的名气,但是他们探索的方向与经历都是一样走过了这样的过程,很遗憾,王胜先生今天不能与我们一同聊天,所以在年轻人一定要抓紧时间创作,在这里还要强调感谢个山美术馆为这个画展做的贡献。

王子虚(原羲之书画报编辑部主任、戏画家):

今天是王胜老师80诞辰的日子,个山美术馆搞这么一个纪念展,让我们来对王老先生做一个缅怀,海博先生发心非常好,我也非常赞同,并一直在关注这个展览筹备的过程。我和王老先生从未谋过面,但是我与他同居宋庄,有那么几年,一起在宋庄这个空间里生活过,我想我与王老先生在哪年哪月可能在某条小巷里邂逅过,但是擦肩而过了,今天海博把王老先生生前这么多的作品筹集到这里,让我们得以在这里与他的作品相见,与他的作品对话,王老先生是一位觉悟者。他跳出了传统的模式,创造出了这种多姿彩的创作手段,说明他的才艺是非常广泛的,他做了很多的探索,我非常敬佩王老先生,

他能迅速的摆脱羁绊在我们精神上的锁枷,能有这么跳跃的思维,值得我们学习,因为我们每一个画家都是生活在自己的那一个世外桃源里面。是适合我们自己艺术语言的一个空间,我相信他找到了,很可惜他找到了以后,上苍对他不公,过早的把他收了回去,如果再假以时日,我想王老先生肯定创作出更加成熟的作品,把他的那些想法都能得以实现,我听海博讲王老先生走的时候,是那么的眷恋这个世界,肯定也是对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一种眷恋,还有对他的艺术上的一种眷恋,也是不幸,也是有幸,我们今天能够在这里看到王老先生这么多的作品,也感谢个山美术馆为这个展览的筹集做了很多工作,谢谢大家。

白阳道人(大写意画家):

很多年前,我就听说过王老师,也很关注他的画,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王老师这么多的作品,在宋庄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机会跟王老师谋面,今天看到他作品,有这么一种感触,我觉得老先生笔下的这种大如大是的这种形象比较豁达,语言手法也比较简练、纯粹,所以我觉得他的画里面藏着一种文人画内在的风骨格,表现在形象上面,也表现在这种简练的语言上面,一种古法所在,一种文人画的力量,我很受启发,谢谢大家。

周晶(荣宝斋杂志特约编辑、画家):

首先我们感谢海博,这是今年第二次参加个山馆的活动,今天是王胜先生诞辰80周年,海博能组织大家一起来赏王胜先生作品,王老先生在天之灵也会觉得欣慰。我进来看到王胜先生好多的作品,我是研究禅画的,禅画的笔墨比较简约,门口挂有一幅人物,这种大简的风格我特别喜欢。老先生一看就有油画的功底,他的造型能力特别强,他寥寥几笔,造型就特别好,而且墨韵、题款都特别简洁,这是他人物画的一个特点。

第二个呢,笔墨来说是比较热情的,你看倪瓒就是“一江两岸一孤亭”,很多都是无人之境,王老师则很多是朋友相聚,远方有烟,都有亲人的祈盼一样,能感觉到他对故乡也好,对家人也好,他有很多的祈盼在里面,这是一种情怀,这是非常难得,我们都客居北京宋庄,都在异乡,能在作品中看到这种家人的情怀,这是让我们感动的地方。

第三个方面我能感觉到王老师对艺术的真诚,一个画家从油画到彩墨,再到抽象的作品,对我来说是非常开眼界的,在我们这个时代来说,注重彩墨抽象,在国画圈里面,平时还是比较少见的,你看他跨度也很大,很多作品都做了一些尝试,听海博说王先生晚年有一些遗憾,很多想法还没来得急创作呢!对我们很多画家来说都是一种提醒,要敢于尝试,一个个性的艺术家标签,其实很重要,就讲这三点啊!谢谢

孙鸣秋(90后草虫名家):

我是这里面最年轻的,前期也对王老师做过一些了解,这是他去世三周年来的第一个展览,他有很多学生都是书画大师,王老师一直默默无闻,看到王老师的作品,他探索了很多,一直在推动,从油画、从传统、甚至到后来的变法,像他这些成果,是他的这一生在不断的证明自己,形成自己的体系,一直在探索,王老师晚年有些遗憾,这种遗憾肯定会有的,但是这种遗憾也是给我们后辈的一种养份。我们从他的艺术上去吸取,只有艺术的遗憾,才会给后一代的学生们、晚辈们、留有更多的空间,这是王老师的贡献。

李霞(数学家):

我是李霞,从营口来,因为这是老爷子的80诞辰,来的时候,心情非常难过,也非常怀念,来了以后看到很多在家里没有看过的作品,海博师兄与其他师兄手里有的,有时想一想,王老先老先生从现实的世界,把我们带到他自己创作的一个世界当中。让我们感知他心里的所思所想,他的灵魂走向,心里是非常激动的。尤其是看到他的画的时候,就像过去、现在、未来,呼啸而来又串在一起,让我们走进去,而心里激动的这个情感一个晚上都没有平复下来,所以海博师兄组织这个活动,心里是很感谢的,还有这么多的老师对王胜老师的作品评价,真的是很感谢。

郝中豪(大写意画家):

今天直奔主题吧!以前在海博四楼看过王先生一幅作品,今天能看到这么多作品,我看了有三个风格,从高士丘壑一直到心中向往的一种佛的禅境,为什么说佛的禅境呢?好多作品里都是都题的是金刚经的句子,一直到他抽象,我感觉他不断的在创新,不断的在跟随他所追寻的这种境界一直在往前推进,可惜走的早了一些。

贾谬(艺术评论家):

近现代以来,中国经历了两次大规模的学习借鉴西方现代文明的运动,第一种是五四运动的新文化运动时期,第二次呢就是改革开放早期,特别是80年代,当时西方的经典名著,包括哲学的,文学的,和艺术的,很多都翻译发行,在中国流行非常广。在这种过程中,对美术界也形成了非常大的冲击,王胜先生呢,当时正值壮年,他和石齐、石虎是一辈人,他们都很自觉地融入了这个时代的潮流。对中国画的现代的形式构成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回头来看这个时期,对我们中国来说有利也有失,有丰富的经验也有教训,最大的教训就是不能全盘西化,丢掉了自己,丢掉了自己的传统,王胜先生在他的探索中,有很值得我们借鉴与学习的地方,就是他把中国画的语言与西方点线面的抽象语言,在一个画面的结合上都没有失掉中国画的本体,没有丢掉自己的传统,可惜的是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去世的有点儿太早了,尽管如此,也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就像这两次中西方文化运动的碰撞给我们留下的启示一样,今天呢,这个画展不光是对王胜先生诞辰80周年的纪念,也是对历史有意义的一次回顾。

吕布(工笔画家):

王老先生对中国传统笔墨的理解比较深刻,他的线比较有自己的个性,既体现了传统笔墨的绘画,又有对西方绘画的一种融合,表现出他不同的绘画风格。有很多值得我们大家值得学习的地方,王老先生在作品最成熟的时候往生,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遗憾。也是我们画画界的一大损失,能在个山美术馆看到王老先生这么多好的作品,在遗憾中找到一些欣慰的地方。

雷刚(新水墨画家):

我刚才进来看到王老师的作品以后,脑子里就浮现了一个词叫“潜龙在渊”,我觉得高手还是有的,只是我们过去没太注意,另外还想到一个词,就是看了王老师的生平简介以后,知道王老师海博的关系以后,又想到一个词儿,跟传承有关,这个传承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王老师跟海博的师徒关系,这是一个传承,看了王老师的作品以后呢,我们也是他的后辈,也在继承他们的创作的精神吧,去学习他对艺术的这种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这是第二个传承的意思,所以我觉得刘海博先生今天做的这个纪念王老师诞辰80周年的活动特别有意义,真的希望像王老师这样大众都不太知道的好画家,能让更多的像个山馆这种艺术机构,让更多像刘海博这种有志之士,把王老师的艺术精神推广出去,发扬出去,能够达到“飞龙在天”的状态,谢谢。

王学(医学家、收藏家):

我不是艺术家,也不太懂艺术,但是我跟王胜先生呢,像亲兄弟一样,好朋友,认识多年,经常在一起往来,也知道老先生特别豁达,我们在一起吃饭,共同唱一首歌,那种感觉啊,永远在眼前浮现,海博去年就跟我说,想借王胜先生诞辰80周年这个契机,给老师办一个画展,我是由衷的祝贺,非常非常高兴,把王胜先生的精神留下来,传递出去,这是一种非常好的事,我表示非常的祝贺。

邹云(银行家、画家):

对面王志军先生是我的恩师,王胜先生是我的师爷,今天借着师爷画展的机会,也是借着师爷诞辰的日子,心情很激动,但是我觉得也很澎湃,我有信心,很努力滴好好学画,今天能有机会跟前辈跟艺术家们交流,莫大的荣幸,我觉得师爷是在用灵魂作画,师爷的精神在鞭策着我们,借着师爷的福德,我才能做到这个位置上,希望大家能走进师爷的精神世界,去感知我们的这个现实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很美好。我希望我们的明天也会很美好,谢谢!

王志军(王胜先生长子、画家):

今天是我父亲的生日,海博兄弟是替我做了一件事,我特别感恩他们夫妇,先给他们鞠一躬,今天的心情确实非常的激动,丛老、王老能冒雨前来参加纪念我父亲的这个活动,我给二老鞠一躬,也给在座的各位老师鞠一躬,也给在座的新闻媒体朋友们鞠一躬,感谢您们来参加纪念我父亲的这个展览活动,正月二十九日,每年到这个日子,在我的记忆里,家里一桌都摆不下,他的学生啊,包括周边的一些朋友啊,都到我们家相聚,每年这个时候也是我们家最热闹的时候,我父亲的这一生啊!对绘画的追求到了痴迷的境界,父亲常说一句话,就是经文里的一句话:“凡所有相,皆为虚妄”。绘画的过程当中呢,他总想打破一些技法上的东西,想破坏相上的东西,画画的人都知道,打破相与形的东西特别不容易。来参加这次画展的时候,心情还很平静,当看到我父亲赠送给海博的这幅画时,心里特别激动,这是他后期最高水平的一张画,里面凝练了我父亲生平一切的东西,他后期画的画很少,所以说我父亲跟海博有一种非常情谊,有一种像父子的情谊,所以到宋庄这里来的时候,就像到了第二家乡一样,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上一篇:“澄怀观道——当代中国名家学术精品展”在北京举行
下一篇:根植长安 香飘岭南“生命之歌——卫俊贤中国画精品展”广州开幕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