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燃情 墨涤尘寰——走进姜乃军的艺术世界

1.jpg

 

姜乃军:画家/记者

 号老村人,现居北京。 曾任《中国老年报》社特邀美术编辑、中央委员会农工民主党主管《医药养生保健报》社专职美术编辑、记者工作、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协会文化产业部常务副部长。现为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北方工业大学客座教授、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导航网总编、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艺术创作院研究员。

 

 


 

作品:山水相依

花木燃情  墨涤尘寰——走进画家姜乃军的艺术世界(组图)

    也许,中国笔墨之源太深太远了。凡谈中国书画,总是离不开师承流派。坦白地说,对此,我不以为然。因为过分地强调流派师承,不仅无助于流派的发展,而且会形成千人一面、固步自封的格局。其实,从本质上看,拘泥于某家某门的家法行规,本身就背离了那些开宗立派的大师们天马行空的创新精神。这决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继承,而是继承的异化。正因如此,赏读国画家姜乃军先生的画作,便有了一种知音之感。

 

 

 

作品:时来运转

翻开中国的绘画史,我们可以看到,花鸟画从唐代独立成科,到宋徽宗时几近极致的精妙,一直到明末清初以生命为笔墨,以绝望写花草的遗民,这些最具天然率性的花花草草,飞鸟鱼虫,要么走不出宫廷富贵的精巧,要么伴随着失意文人不尽的长吁短叹。它们的自然本性,独自向天的歌声却真的成了绝响。而姜乃军先生笔下的花鸟、山水画皆有不凡之作,作品塑造深刻,形象丰富生动。那简约而峭拔的笔墨,空灵却现代的感觉,令人回味无穷。

 

1.jpg

 

 

作品:山水清音

     在中国漫长的画史中,可以说梅兰竹菊四君子孤冷凄苦了千载有余,那凄美的形象早已成为文人士子们固定的符号。那么千载以后,化石般的悲苦真的就化不成昂扬的斗志吗?姜乃军先生笔下的梅和竹就没有拜倒在古人的脚下,他不以伤怀自怜,更不以清高自许,而是直面当今现实,以奇异的构图,生风的笔势直刺观者的心灵,仿佛要把隐居避世在泛黄古宣里的凄苦生生地拽到闹市中来,他要让文人习惯迎击,他要让生锈的情怀融入大海,就像他笔下的折枝梅花,在大片的留白中放飞一串闪光的音符,于娇艳中给人以惊醒的凛冽。再看他的荷花,自古以来,“莲叶何田田”的民歌是一种桃花源般的淡远,“莲动下渔舟”是一种诗情的闪念,即使“早有蜻蜓立上头”的清新也不过是一种把玩。而姜先生却在画幅上让两簇红艳冲天而起,水墨起伏的荷叶更是具有承风接雨的坦然而绝无“残荷听雨”的伤感。现在,再让我们把视线转移到他春天的藤萝和经霜的柿子上,这里没有吴昌硕的沉郁,却有着天朗气清,仁和暖人的情怀,那种充盈的饱满感,每一笔都溢出盛世人间的祥和。

 

 

作品:报春纳福

我们知道,书画家是用笔墨思考的。因为“书乃心画”“画为心源”,心中无日月,何处求沧桑?姜乃军先生能在画作中把生活的磨难和不屈,把探求的勇气和坚韧尽情挥洒,正是这种思考的结果。当然,所有这些都是从深厚的功底出发的,要有目送归鸿的潇洒,必须先有手挥五弦的底气。

 

 

 5.jpg

 

 

作品:万里江水

 

   1.jpg

 

 

作品:山青水秀

因为在我的意识中,中国的艺术本身就是一根线和一潭水的组合,但就是这无法再简的简约贯穿了天地人生。因此,倘若从书法的线条中,我们能看到书画家生命的外化;在氤氲的水墨里,能看到书画家内在的韵致。正是从这个角度,姜乃军先生给我的感觉是书法有侠气,国画具张力,总有一股昂扬的倔强贯穿其中。在我见过的他为数不多的山水作品中,近作“万里江水”就有一定代表性,在这幅作品中,他用沉郁的笔锋,青绿的设色、勃发的取势、通过意境高远,树皆青绿,石带灰黑,映之水中……让静穆的笔意充满现代人的激情。

 

 

3.jpg

 

作品:荷荷美美                  作品:传喜讯  

 

   走出画面,我感到:以出世为传统的中国水墨在姜乃军先生笔下终于有了入世的情怀。作为一个喜欢他画风的赏读者,我想告诉其他想看而尚未读过他画作的朋友,如果你的身心已被高速旋转的世界拖得疲惫、如果你的思绪已被红尘熏染的颓废。那么,来看看姜乃军先生的画作吧,他会让你重新燃烧。(作者/沈景春 系山东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艺术评论家、文史随笔作家)

上一篇:携手米粉 情比金坚!小米十周年纪念金章众筹开启
下一篇:关于“2021年贺岁”普通纪念币普制币 装帧销售事项的公告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